新闻是有分量的

在熟悉的街头 拍出陌生的感觉

2018-11-21 12:59 栏目:澳门葡京网站平台

  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在街头

  街头是每一个普通人生命轨迹的交汇之处。每一天,无数个人在这个空间相遇,分离。如滚滚洪流在生命的那一刹那有了短暂的交汇,然后又沿着各自的轨迹,不断向前。每个人像粒子一样,本身无形,但在街道这样的空间相遇碰撞,我们才发现他们的存在。而这种碰撞发生时,摄影师冯立恰好在旁边按下了快门。冯立为了提高这种在场的可能性,每天带着相机在街头游走,就连取快递的时候也要带上相机。

  冯立出生的春熙路就是观察这种街头公共空间最好的样本。1924年,时任四川军务督理的杨森上台,下令成都市政公所(成都市政府的前身)拆房修路,新开了一条南接东大街、北连总府街的商业大街。工程至1926年才竣工,初名“森威路”(取杨森“森威将军”头衔),后又据老子《道德经》“众人熙熙,如享太牢,如登春台”句子,定名为春熙路。春熙路修成后,这一区域变得四通八达,人气鼎盛,迅速聚集了银楼金店、钟表眼镜、绸缎布匹、图书百货、报馆银行、药店相馆等30多个行业的200多家商户,口岸寸土寸金,成为民国时期成都也是西南地区最繁华的街区,而且繁华景象一直延续到今天,时间近百年,故有“百年春熙”之誉。

  正是因为从小在附近长大,冯立大部分照片,都是在大慈寺、春熙路这一带拍的。“我的一些摄影圈朋友曾经长时间在路上去拍东西,我也试过,发现不行,不适合我,我更希望和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。”冯立说。

  这个最近几年迅速在摄影圈声名鹊起的成都摄影师,最有名的作品便是《白夜》系列。

  2005年年末,成都近郊搞新农村建设,在一片近千亩的荷塘里办灯会。傍晚时分起了雾,越涌越厚,冯立正徒步穿过田野去拍照,四下茫茫,不知何处。一棵数十米高的假圣诞树倏然在他眼前亮了起来,树上的彩灯在难辨昼夜的浓雾中闪烁,周边几个铁丝扎的人偶套着丝光布面,在一片静谧中跳起交谊舞,吱嘎作响。冯立愣住了。仿佛被一道灵光击中,仿佛误入塔可夫斯基的电影,仿佛无意踏过了超现实空间的界线。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“这是白夜啊。”

  观察冯立的作品,主要分为两个阶段。第一个阶段《白夜》作品大多数停留在黑白摄影阶段,呈现黑夜下奇特又荒诞的场景。第二阶段的白夜则将视角切入到当下密切相关的话题上,大多以“人物”彩色照片为主。开始出现哭泣挣扎的小孩,肥胖臃肿的青年,穿假皮衣的老妇人,打架斗殴的路人……

  闪光灯,是冯立摄影中一种工具。在近距离按下快门,闪光灯亮起的瞬间,那一刻的状态被凝固了下来。此时,对方甚至没有感觉到被拍摄。

  现在冯立依然会出来“打街”。在“打街”的路上,他和寻常人一样,走路、说话,仿佛一心二用般,其实早在暗中观察。“出现在我照片里的人,都有不期而遇的默契,就是一种直觉,具体很难说得清楚。”冯立说,“我从来没有特别地为了去拍摄什么而出门过,但我一直都保持着观察状态,然后奇特的事情就自己发生在了我身边。”

  那些在闪光灯下记录下的成都瞬间,在网络上传播时,被冠以诡异、凶猛等标签。有人则批评冯立的作品太过于血腥,极端。对那些批评他的人,冯立说他并不在意。“我只是提出问题的人,答案在每一个观看者的心中。”尽管他的照片都是出自于街头。冯立说,他并不迷恋街头或者是街头摄影,也从不介意照片是什么地方拍的。“我迷恋的是这种惊心动魄的荒谬感。”在他看来,街头就是一场奇遇,永远无法提前预设下一个碰到的是什么。而他镜头下那些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,则被形容为久别重逢。

  文/响铃

  (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18年第43期)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