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风口后的单车小镇:商铺大量关闭 马路旁堆满单车

2018-09-02 08:22 栏目:澳门葡京网站平台

  风口后的单车小镇

  8月13日,位于王庆坨镇向南1公里的河北省霸州市杨芬港镇赵家柳,西侧停放着废旧的共享单车,田间的杂草已经漫过车身,将部分车辆遮掩住。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飞

  王庆坨高速出口处就竖立着“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”的牌子。2013年9月,王庆坨镇被中国自行车协会授予该称号。

  7月15日,赵家柳田间一些被涂改的共享单车,准备换上新的标识低价销往各地。

8月24日,在王庆坨工业园区,曾经张贴着的招聘启事,现在都被撕毁。

  8月12日,王庆坨镇一代工加工厂内,工作人员正在组装自行车,负责人介绍,厂内只留下一条生产线来进行组装加工。

  8月12日,王庆坨镇一代工加工厂内,工作人员正在给车轱上车胎。

  时隔一年多,王庆坨热火朝天的共享单车生产业就迎来了“冬天”。

  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,因自行车产业聚集一度被称作“中国自行车第一镇”。2016年与2017年之交,共享单车风口骤起,来自全国各地的共享单车订单疯狂涌向这个偏远小镇,扩建厂房、加招工人,是当时很多厂家的选择。有媒体曾经形容这里的自行车产业——“一夜复活,满地是钱。”

  然而,随着国内多个城市出现共享单车限投令,还有诸如悟空、町町、酷骑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的相继倒闭,王庆坨不少企业因此被拖垮,很多企业因为无法收回尾款,甚至全部停产。今年7月2日,《经济之声》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,此前共享单车火爆时,王庆坨曾有500余家商铺,如今只剩不到300家。

  从王庆坨镇向南约4公里,是河北霸州地界的赵家柳村,此处因为村头堆积如山的大量共享单车,被称为“共享单车坟场”。

  8月13日,记者在赵家柳村村头看到,马路两边堆积的共享单车密密麻麻,多数车身已有锈迹。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此处堆积的共享单车,都是已经停止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的产品,很多人去各地市面上将车辆回收到此,再转手以很低的价格卖出,每辆是80元。

  不少人将这些车辆进行改装。据介绍,这种专门处理过的单车售价在220元以上,“有人拿去做二次投放的,我们按照他们的要求来改,这种普通的,你可以拿到一些村里当普通自行车卖,都是实体胎,结实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刘经宇